期刊及文章

主題文章: 北漠工場深度遊 -邂逅福音

20/04/2020

司徒寶媚牧師

(PDF版本)

引言

北漠,可以說是神秘又美麗的地方,這裡的民族熱情洋溢、友善單純;但另一方面,他們也很有個性、好勝心強、情緒激動;從信仰的角度來看,他們很有恩賜和氣質,容易塑造成為教會領袖、大使命的信徒,若然,他們會很快速便將福音廣傳。本文與大家分享這民族是如何與福音邂逅,福音又如何在這民族中發展?這些事給我們有甚麼啟迪?


宣教足跡 — 邂逅福音

從第七世紀開始,北漠民族已經有機會接觸福音,這稱為前帝國時期(約623-1245年);當時,東敘利亞基督徒(被稱為聶斯多留派基督徒)將福音傳到中亞,這就是中國唐朝時所稱的「景教」。最初成為基督徒的是突厥部落克列惕部,他們當時統治北漠民族的領土(後來被成吉思汗征服),有他們信仰基督教的最早文字記錄。十一世紀初,聶斯多留派駐呼羅珊主教收到一封信函,信中稱克列惕部的王已經接受洗禮,請求派一位傳教士到其統治地區,為20萬人洗禮,文獻記錄了克列惕部歸信了聶斯多留派基督教。1206年,鐡木真在北漠民族各部聯合大會「忽里台」被尊為成吉思汗;他征服了鄰近部落,將他們納入正逐步擴大的汗國之內,許多克列惕人與成吉思汗的皇族通婚。北漠民族最先邂逅福音,就是透過這些已歸信聶斯多留派基督徒影響的。

宣教機遇 — 錯失良機

北漠民族最輝煌的歷史是進入中國建立元朝的帝國時代(1245-1368年),北漠帝國登上當時世界最高霸權的地位,達到國際頂峰。成吉思汗的子孫統治大片疆域,外交使節來往於信奉天主教的歐洲和歐亞大陸的北漠帝國之間。1245年,天主教方濟會會士卡匹尼來到成吉思汗的軍營,首次將天主教帶到北漠人中間。此後,兩位著名的義大利人馬可波羅的叔叔尼古羅及馬斐奧波羅來到忽必烈汗的皇宮。1266年,忽必烈托他們帶信給歐洲的教皇,請求派遣一百位傳教士前來,若能使東方的普羅大眾離棄偶像,忽必烈和臣民必歸信基督教。當時北漠人稱基督教為「也里可溫教」,意思是「上帝教」或「信奉上帝的人」。

只可惜,在任的教皇剛離世,三年後才選出新教皇,但他只找到兩位宣教士隨同馬可波羅一家踏上征途;可是,旅途上遇到戰事,兩位宣教士折返歐洲,只有馬可波羅及兒子於1280年能抵達北漠皇宮。馬可波羅詢問忽必烈汗為何不信基督教?忽必烈回答說,若基督教能勝過藏傳佛教的超自然力量便會相信。可惜,忽必烈最後決定利用藏傳佛教來建立北漠人的高等文化基礎,基督教錯失了這次宣教的機會。

至於聶斯多留派基督教,在北漠人中間傳播了數百年,其發展又如何?他們曾熱心地傳教,又積極地翻譯《聖經》;然而,元朝帝國於十四世紀中葉滅亡後,北漠人的基督教也消失了。原因可能是聶斯多留派領袖的失敗見證,或許是北漠人傾向玄秘術的關係,北漠人原先信奉的薩滿教,及後來的藏傳佛教都有這些玄秘力量;聶斯多留派的基督教不能滿足北漠人這方面的信仰渴求。還有可能是受到佛教的影響,聶斯多留派基督徒翻譯的聖經及撰寫的文獻,字裡行間明顯受到佛教思維影響,採用了佛教的詞彙。再加上他們主要向王室貴族傳教,較少與草根階層接觸。自元朝覆亡,北漠人北走,聶斯多留派基督教亦不復見發展了。

元朝之後,北漠人被忽略了數百年,沒有資料記載基督徒在北漠人中間的見證。直到十八世紀中葉,莫拉維弟兄會的宣教運動,重新想起了北漠人;在十九世紀初,倫敦傳道會及基督新教的宣教團體,開展了北漠民族的福音工作,翻譯北漠文新約聖經及福音單張,並多次的巡迴佈道;可惜效果未如理想,只建立了兩三個小型基督徒群體。至於天主教,聖母聖心會也於1865年來到北漠人中間傳教。
隨後,於1919-1924年期間,瑞典宣教士深入北漠內地,開設了診所和一個小型農場。可是,在政治主權上,北漠一直爭取獨立,最終分為內、外兩個主權實體。外北漠依靠前蘇聯而獨立,由共產黨執政管治(1924-1990年),當時一切宗教活動都被禁止,宣教士建立的工作於1930-1940年期間全被清除,並撤離工場。這時期,有許多北漠人逃離家園,而基督教協同會開始向散居各地的北漠人傳福音。

捲土重來 — 福音擴展

正當前蘇聯的共產政權面臨瓦解,北漠亦正式脫離前蘇聯的管治,成立共和國。1990年7月,北漠人民共和國舉行了民主選舉,草擬了新的憲法,標誌著新階段的開始,福音工作也趁機捲土重來。就在這一年,兩位北漠人信徒從蘇聯回國(他們在前蘇聯讀書,有機會接觸福音及歸信了);該年年底,也有12位宣教士來到北漠,開展新的聖經翻譯工作;翌年八月,在首都已有140多名基督徒在三處不同的地點聚會。1992年,北漠的憲法通過宗教自由,不少宣教士把握機遇,以帶職身份在北漠人中間為主作見證,福音被傳揚,信徒大增。在這一年,就有一千多名基督徒,分別參加首都四個聚會場所及第二大城市的一個聚會場所;1993年初,北漠第三大城市也開始有基督徒聚會;1994年,在首都及附近省區約有三千多名基督徒、十間教會;1997年,約有六千多名基督徒,分別參加首都的二十多間教會及不同省區的聚會場所;2004年,萬多位至三萬左右的信徒及慕道朋友,參加百多個聚會場所的小組及崇拜活動; 直到2015年,有超過六萬多名基督徒,在分佈各省區的五百多處地點聚會,也有部份教會尚未登記或註冊成功。



結語

回顧過去千多年,福音對北漠人的影響,可以說是直到近期才見果效。無論唐朝的景教、元朝的也里可溫教,都無法在北漠人中間建立信仰基督的群體;每當朝代更替,北漠基督徒往往失去了影蹤。直到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初,福音的影響力再度深入北漠,信仰基督的人數漸次增加。然而,在積極傳福音的同時,我們也必須認識這個民族的特性,福音最好能先達到他們家族中的長輩。當這些家族的核心人物信主之後,也必然帶領其他成員歸信的。至於教會發展方面,由於北漠人普遍有領袖特質,宣教士需要做好培育工作,適時交棒或從旁輔助,讓北漠信徒可以起來傳承這福音棒子。

(作者為本會教育及拓展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