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及文章

2019年4月 差傳特稿: 人以載道: 粦為仁的事奉足跡

17/04/2019

浸宣足跡
人以載道:粦為仁的事奉足跡


蔡錦圖博士
(PDF 版本)

早期與香港浸信會有深厚淵源的一位傳教士,是美國浸信會傳教士粦為仁(William Dean, 1807-1895)牧師,而他也是早期一位重要的中文聖經翻譯者。我在十年前於英國牛津大學進行研究計劃時,得聞在其中一間圖書館藏有他一部參與修訂、於1853年出版的中文聖經,可惜數次尋覓也不能得見,誠感遺憾。粦為仁不僅在聖經翻譯上具有貢獻,也對泰國華僑、香港和中國宣教工作多有參與。

1833年,粦為仁在神學畢業後,被美國浸信會按立為牧師,並於次年被派往暹羅(以下稱「泰國」)的曼谷傳教。粦為仁夫婦於1835年途經新加坡,可惜他的妻子在此分娩後,不幸染病而亡。粦為仁把孩子託付給美國公理會傳教士巴德理(Dan Beach)夫婦代為撫養,自行前往曼谷,向曼谷的華僑傳道。

在泰國的華僑(泰語:ชาวไทยเชื้อสายจีน)現今已有約850萬人,主要是來自中國廣東潮汕地區。華僑在泰國的歷史可以追溯至中國明朝年間,歷年有不少來自福建與廣東的華人,到此尋覓商機。17世紀,泰國政治局勢改變,華人得到王室禮待,讓經濟環境得到改善。1766年,緬甸軍隊圍攻泰國首都阿瑜陀,華人協助抗敵,並由中泰混血兒鄭昭於翌年率軍收復阿瑜陀城,建立吞武里王朝。鄭昭的父親是潮州人,母親是泰人婦女。在鄭昭之後,從此潮州人大批湧入泰國,建立了華人聚集區。

當粦為仁前來泰國時,正是當地華人(大多是潮洲人)增長之際。粦為仁在曼谷學習中文和廣東潮州方言,不久他在曼谷開辦了一所學校。當時,美國浸信會已差派宣教士在曼谷傳教。由於政府不容許傳教士向泰國人民宣教,故此他們轉向當地華僑傳福音。1835年10月,粦為仁為三位華人施行了浸禮。1837年7月,由11位當地華僑基督徒建立了「曼谷浸信會心聯堂」(Maitrichit Chinese Baptist Church,現今名為「華僑基督教浸信會心聯禮拜堂」),這是歷史上第一間華人基督教會。

迄今為止,心聯堂的歷史已經超過180年。這座位於泰國曼谷唐人街附近的教堂,以純白色教堂建築風格,現今吸引不少基督徒前來參訪。心聯堂在泰國建立了多間分堂、佈道所和差傳據點,也關心邊境的宣教工作。
1838年,由於粦為仁體弱(這情況以後多年沒有改善),前往澳門養病,寄住在普魯士傳教士郭實臘(Karl F. A. Gutzlaff)的家中,並於不久之後,與郭實臘所辦學校的老師巴倩荷(Theodosia Ann Baker)結婚。1842年,粦為仁由於健康關係,決定離開曼谷,帶著他培訓的兩個中國傳道人前往澳門。這時候,正是清政府與英國簽訂〈南京條約〉,促使中國開放條約口岸,成為早期傳教工作的轉捩點。同年10月,粦為仁夫婦前往香港,與美國浸信會傳教士叔未士(John Lewis Shuck)和羅孝全(I. J. Roberts),組成浸信會在中國本土早期最重要的同工團隊。

叔未士和羅孝全對早年浸信會在華事工,均有重要的影響。尤其是羅孝全,他於1837年自費前來中國,至1841年才加入美國浸信會差會。羅孝全在香港和廣州傳教,太平天國後來的創立者洪秀全也曾於1847年間在羅孝全的禮拜堂學道。1860年,當太平軍攻佔蘇州期間,羅孝全從南方經上海到蘇州,到達太平天國佔領的地區,受到洪秀全的禮待。然而,羅孝全一直對洪秀全的信仰感到懷疑,至1862年離開上海。

粦為仁在1842年在香港傳教事奉,由於他懂得潮州話,積極向潮州人傳教。1842年3月,叔未士夫婦從澳門前來香港,至1843年在皇后大道設立浸信會。粦為仁協助這座教會的事工,並設立潮語崇拜。在1843年5月底,粦為仁在香港建立了「香港潮州人浸信會教會」。粦為仁與華人傳道助手經常前往長洲,向漁民傳教。當時長洲仍屬清朝管轄,由於島上聚居了許多惠潮人士,而粦為仁懂潮洲話,對於溝通極為便利。粦為仁在長洲的事工,成為後來長洲浸信會得以建立的肇始。到了1851年,浸信會將長洲一座民房改為聖堂,並辦女校(當時粦為仁已離開長洲),約一世紀後,在新興後街興建一座麻石教堂,至今仍然屹立。當我在長洲唸神學時,多次參與長洲浸信會的聚會。

當粦為仁在香港和長洲致力傳教之際,巴倩荷卻感染天花,於1843年3月29日不治而逝,遺下丈夫和未滿一周歲的女嬰。粦為仁也由於健康的原因,於1844年末返美養病,至1846年10月回港。可是,他的健康狀況一直不佳,至1848年9月前往寧波休養。雖然粦為仁沒有再在香港傳教,但香港潮語浸信會的事工在他早年的努力下,已經得以建基開展。
1843年8月底9月初,也就是粦為仁痛失愛妻之後數月,來自五個不同基督教差會和機構的15位傳教士,在香港召開翻譯中文聖經會議,決定修訂由麥都思(Walter H. Medhurst)、裨治文(Elijah C. Bridgman)、郭實臘和馬儒翰(John Robert Morrison)在1830年代完成的新約譯本,同時決定重新翻譯舊約。粦為仁成為譯經委員會委員之一,可惜不久之後,美國浸信會海外傳道會的代表退出了該項翻譯工作,粦為仁也要退出。

不過,從此之後,粦為仁一直在進行聖經的翻譯,也從事文字著述,撰寫福音著述和釋經著作。1848年,粦為仁在香港出版了《馬太傳福音書註釋》,成為在馬殊曼(Joshua Marshman)在印度塞蘭坡翻譯和出版聖經之後,第一部在中國本土出版的浸信會中文聖經譯本。我在英國劍橋大學聖經公會圖書館見過這部譯本,封面黃紙。經文171頁,附有經文,以及註解小字。這部最早在中國出版的浸信會中文聖經,經文和註釋是以中國傳統注疏典籍的方式編排。在此以這部聖經的「主禱文」(太6:9-13)為例,讓讀者可以領略經文的特色:

"九故爾祈禱時、如是云、在天吾父、爾名成聖、十爾國臨至、爾旨成行於地如在天焉、十一賜我以今日之糧、十二赦我之罪、如我赦人得罪於我、十三勿由我陷誘惑、乃救我等出於凶惡、蓋國者、權者、榮者、歸爾於世世、"

本書有另一獨特之處,就是以「揾」字翻譯“baptize”。馬殊曼在早期採用「蘸」字,粦為仁則用「揾」字,以強調該詞的動作性。不過,粦為仁並沒有堅持 “baptizō” 只有一個譯法。在數年之後的1853年,另一位浸信會傳教士高德(Josiah Goddard)的新約譯本,採用了「浸」,這個用詞成為浸信會譯本的定案。

1854年,粦為仁由於健康原因,回美休假。在美期間,他與瑪麗亞•斯托弗特(Maria Stofter)結為夫婦。可是,粦為仁的健康一直不佳,遂於1857年正式離職退休。這時他年僅50歲,在二十多年的事奉中,健康情況卻是一直不佳,可以想像他當時的心境如何。然而,粦為仁一直沒有放棄。到了1864年,粦為仁的健康較為好轉,就向差會要求復職,回到宣教工場。於是在同年8月,粦為仁一家乘船啟程前往曼谷。他們一路經過香港、廈門和汕頭等地傳福音,為人施浸,直到1865年12月才抵達曼谷,並在當年所創的曼谷浸信會心聯堂,擔任牧師。在粦為仁的努力下,泰國的華人教會先後建立六個教會、七個宣教站和一所學校。在1866至1870年間,粦為仁也出版了翻譯一些舊約譯本和新約修訂本。

1880年,粦為仁夫人因健康原因,返回美國治病,粦為仁預期在泰國處理完工作後,就回美國。可是,粦為仁夫人在回美國之後即告不治。粦為仁在得悉妻子離世之後,仍然留在曼谷,進行傳教和翻譯聖經,直至1884年,才回美國安度晚年。1895年8月13日,粦為仁在家中與世長辭。

我在劍橋和牛津的圖書館,瀏覽了數部由粦為仁翻譯的聖經。他最後一部出版的聖經,是1880年由上海美華書館出版的《馬可福音》和註釋,現藏劍橋圖書館。當時粦為仁是在泰國,妻子因病離開,可以想像他當時的心境。然而,這位已屆七十多歲的年邁牧者,縱然一生多經病痛和憂患,仍然致力於中文聖經的翻譯,而這部福音書的封面書題正是「神天教福音傳世」,顯示他一生事奉的目標,就是讓神的福音傳留於世。這位浸信會先賢的足跡,堪可為後來者所跟隨。

粦為仁在1880年出版的《馬可福音註釋》,附有經文及逐節註釋,是他在人生中最後一部修訂和註釋的聖經。

(作者為本會駐德國工場宣教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