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及文章

差傳特稿: 「浸差會」新同工專訪

01/02/2019




受訪者:Christa
採訪者:KAY、Anna

[PDF版]


前言


踏入21世紀,本港在流動人口急促增長下,出現很多非華人的群體。而其中,印尼傭工(印尼姐姐)可說是佔一個極重的比例。我們雖與他們生活在同一環境,卻又非常陌生。2018年尾,香港浸信會差會從印尼請來Christa(傳道同工)去服侍這群印尼姐姐。今天我們就聽聽她的分享。

差:可以簡單分享一下妳信主及蒙召的經過嗎?

C: 我在印尼時曾經得病,有一位基督徒朋友帶我到教會為我的康復祈禱。他們在祈禱時叫我的名字,當時我心裡感動得幾乎哭出來。因為我自小在家裡聽父母祈禱,他們從來沒有叫過我的名字,我感覺這個群體跟自己所熟識的群體有些不同,讓我有一種被愛及家的感覺,自此我就每個禮拜跟他們上教會去。在印尼信耶穌很不容易,所以當時我還沒有信主。不久我到香港工作,而透過印尼領事館找到印尼人教會,繼續每個禮拜回到教會,但仍未決志信主。直到2005,我感到內心跟以往很不一樣,有一種感覺催迫我去接受耶穌。於是我先找朋友傾談,再跟牧師商討,結果我決定接受耶穌成為我的主,並很快接受水禮。

至於蒙召讀神學,我最初是希望身邊的印尼姐姐也能像我一樣:穆斯林一生都要做很多功德(如每日五次祈禱),希望賺取越多功德讓死後更確定自己能得救;基督教不同,只要接受耶穌,就能有這份得救確據。正因為我希望更認識這個信仰,以致更好的向同胞傳福音,所以決定到神學院進修。



差:在信主過程中,有否面對困難?家人對妳信主的反應如何?


C: 困難是有的,主要來自父母。其實我父母很早就離異了,從小我就只有媽媽照顧我。剛信主時很想能面對面跟媽媽說:「我現在已信了耶穌。」但原來有一位朋友已私下跟媽媽透露我成為基督徒。媽媽有一次突然致電給我:「我聽聞妳信了耶穌,這是真的嗎?」我答她:「對呀,我真的信了耶穌。」她聽後非常憤怒,並再問我多一次:「妳真的要信耶穌嗎?現在妳在媽媽跟耶穌當中只可以選一個,妳選擇吧!」就連已沒有聯絡的爸爸,當他聽到我信了耶穌,就突然致電給我,憤怒的說:「妳為何要信耶穌?妳媽媽、公公、婆婆全都是穆斯林﹗」雖然他們都反對著,但這仍未能動搖我對耶穌的信心。

  在印尼,只要你的父母是穆斯林,子女生下來就自然成為穆斯林;若有子女改信其他宗教,他們會憤怒得把改信仰的子女趕出家庭,甚至不再視為子女。我心裡很難受,因我很愛我媽媽、我的家人,但我仍跟媽媽說:「對不起媽媽,我不是不愛妳,但若妳堅持要我選擇,跟隨耶穌還是跟隨媽媽,我選擇主耶穌。」媽媽聽後馬上掛斷電話。雖然她怪我,但我相信耶穌會保守我及我家人,終有一天他們也像我一樣相信主耶穌。

  在2013年我回印尼,回家前其實我很擔心,不知媽媽會怎對待我,當時她仍未接受我。回家後我突然病了三日三夜,幸好媽媽見我病這麼重就沒有說甚麼。每當我打開聖經、祈禱,她就會整日對我不滿起來;她也不准我去修讀神學,她說作牧師傳道人是沒有錢的。在我堅持下,她漸漸接受,如今亦沒有太大的反感了。


差:妳回到印尼接受裝備後,其實可以選擇在當地教會服侍,為何最後選擇回到香港服侍印尼姐姐?

C: 首先自己在香港信主、接受浸禮、接受栽培,而我在這裡看到很多印尼姐姐。因為我也曾當過印尼姐姐,背景比較接近,所以希望透過自己與她們的接觸,令她們也像我一樣能認識耶穌。


差:那在過程中真的容易接觸到她們嗎?

C: 其實現在都不容易了。從前我們很容易與她們建立關係,進而向她們分享福音;但近年,印尼的穆斯林意識到在宗教自由的香港,印尼姐姐很容易接觸福音,因此他們也派了很多領袖來港,透過傳單、信仰分享等等來鞏固印尼姐姐的信仰。因此現在更難傳福音給她們。


差:這次以傳道同工身份回港,心態是否跟以前不同?

C: 心態很不同,從前是中介公司職員跟我到入境處申請身份證,而今次由同工陪伴我去申請。在領取身份證時,我看到身份改變而興奮,感謝天父的安排,為我預備工場和這麼好的同工團隊。感謝主!
差:妳在生活上的適應又如何,能跟上香港急促的生活節奏嗎?
C: 我覺得問題不大,反而覺得輕鬆多了。因為以前我來香港,在僱主家中從早到晚不停的工作:預備三餐、接送僱主子女、打掃、洗衣等等,我試過工作至零晨一時多才可以休息,每天就像打仗一樣。我從前每工作三個月就大病一次,因為壓力實在很大。

差:最後,可以分享一下現時工作重點嗎?

C: 現時我工作重點主要在印尼姐姐中心,負責禮拜日的崇拜及牧養工作;而平日除了會到差會辦公室及教會參與同工會外,亦會到街市及公園等地方,進行一些外展工作,聯繫她們。另外,有些印尼姐姐於平日到中心,我會把握機會去關心她們;協助她們應付一些生活上的需要,如遇到生病需要看醫生時,會陪她們一起到診所求醫等等。



後記

生活在香港中,我們或者很難想像要決定或表達自己的信仰,等同與群體割裂。但從Christa分享中,我們可以看到,生來就是穆斯林的家庭成員,要向家人宣示及堅持自己基督信仰,往往意味著會引起家人或整個社群的不滿甚至逼迫。而近年,穆斯林群體亦意識到印尼姐姐在香港改信基督的情況,於是差派他們的宗教領袖來港鞏固信眾。另一方面,印尼政府近年開始逐步減少傭工輸出。

種種因素都告訴我們,推展印尼姐姐的福音工作將更艱難。盼望我們能把握機遇,關懷這群「住在家中的陌生人」1,讓他們從不確定有否永恆生命——藉耶穌基督——帶來肯定的確據。

註:
1.這名稱是筆者借用《外傭:住在家中的陌生人》對外傭的形容,作者:蘇美智,三聯出版,2015年。